信息聚焦

修筑成昆铁路中的苦与乐

  

编者按:“十一”前夕,为进一步传承铁道兵文化,弘扬铁道兵精神,铁道兵文化公益基金联合北京电视台,深入采访铁道兵老兵,通过《金色时光》栏目,录制了一组精彩纷呈的铁道兵故事。我们把几位老兵的讲述整理发表,字里行间,我们可以看到铁道兵当年的牺牲奉献,以及今天后铁道兵时代老兵们的奋斗与豪情!
 
 

修筑成昆铁路中的苦与乐
 

——吴志义


 

吴志义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新中国刚刚走出三年自然灾害的困境,经济开始复苏,要办的事情很多。此时,毛泽东主席及时提出备战备荒为人民,三线建设要抓紧。并说:“成昆铁路一天修不好,我一天睡不好觉。”应该说,这些话已经说得很重了,但当时我们理解并不深。

  随着成昆铁路会战的逐步展开,大家对新中国面临沉重的国际压力的了解逐步加深。当时美国第七舰队100多艘军舰,600余架飞机进入北部湾,炸弹已扔到我国沿海。毫无疑问,国际上一些敌对势力他们的目标都是指向中国。而此时的中国,由于历史原因,百分之七十的工业基础分布在东北和东部南部沿海地区,抵御现代战争的能力非常脆弱。显然,加快成昆铁路修建,是关乎新中国的前途和命运的一场背水之战,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成昆铁路确定的地区,被称为是“修路禁区”,铁道兵们在修建过程中遭遇了想象不到的艰难、艰苦、艰忍,甚至于悲壮。

  当时,攀枝花会战的口号非常明确,是“先生产,后生活”。住房就金沙江畔山地地势,见缝插针,以帐篷、草篷、席篷为主。当地为亚热带气候,干燥,炎热,冬天虽不冷,夏天却炎热多蚊。战士津贴每人每月6至8元,干部工资每月50至80元。基本没星期天,阴天下雨除参加学习外才可以短暂休整。隧道施工四班倒,昼夜不停。

  “隧道隧道,打眼放炮”,进度是第一位的。隧道施工主要靠风枪打眼,翻斗车出渣。风枪手从隧洞里出来,满身粉尘,只有靠眼睛和牙齿才能分辨出张三李四,有的因长时间的风枪抖动,端碗端不稳。就是这样,1967年,铁五师隧道掘进20公里,受到铁道兵兵部的表彰。有人统计,成昆铁路全长1100公里,大体平均每公里倒下一名筑路者。隧道施工中因多种原因造成塌方致死的俱多,其他还有车祸、水灾等原因牺牲的。每每想起他们,最让我感到十分痛心和不安的是,许多牺牲者都是二十几岁、参军不久的年轻战士,他们热情度高,防范意识低,走得太早,每个生命背后都有一个家庭……。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971年5月的攀枝花的万吨级大爆破。当时,成昆铁路已经通车,攀枝花钢铁基地已经出铁,但三座大型转炉“吃不饱”,铁矿石生产能力严重不足。经专家论证并报周总理批准,决定在朱家包狮子山进行一次中国历史上首次万吨级狮子山矿山大爆破。这项任务时间紧迫,任务艰巨,铁道兵五师出色地完成了上下层巷道开挖、炸药运输装填等各项任务。为后续的钢铁生产做出了贡献。 铁道兵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座座不朽丰碑,让“修路禁区”建起了铁路,铁道兵所到之处,山为之开。
 


 

  在铁路修建中,也有一些有趣的小故事,这里讲一个铁道兵五师23团一连支农中发生的《南瓜生蛋的故事》。这个连队是我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连队。1969年6月,连队奔赴金沙公社沟崖村开展支农活动,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那天下午,山坡上一群采野果的孩子中,突然有个七八岁的彝族男孩从树上摔了下来,头部撞在一个石头上,流血不止。此时,支农的正副队长当即决定,马上将孩子送团卫生队救治。没有担架,用棍棒、绳索捆成一个简易担架,住地距卫生队10公里山路,要翻两个山岗,大家抄小道,轮流抬着担架,3个小时赶到卫生队,孩子得到及时救治。有一天,孩子的父母和奶奶担着自产的蔬菜、南瓜,抱着两只母鸡到连队表示感谢,丢下东西就走。第二天是个星期天,炊事班长切开两个又大又圆的南瓜,惊奇地发现南瓜肚子里,四五十个鸡蛋装得满满的。他们立即向连长报告,连长深情地说:这里的老乡生活很苦,养鸡攒点鸡蛋不容易,赶快把该给的钱给他们送去。第二天,支农小分队的正副队长一早出发,好说歹说,总算让老乡收下了钱款。之后他们问老乡,为什么把鸡蛋装在南瓜肚子里?老乡说:一是路上便于携带,不会碰破,二是怕你们当面不收。话语恳切而真诚。后来,有人据此编写成一个短剧《南瓜生蛋的故事》。

  这就是我们铁道兵的苦与乐。

 


 

文字整理:卢   桢

编      辑: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