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文苑

原创 快活郎 战友

  
原创 “快活郎”战友 
 


 

  铁五师装备科有个“快活郎”战友 , 名字叫做王有康 。 1968年入伍, 四川兵 。 他活泼开朗 , 用四川话说还有点“吊儿郎当” , 有时他穿的军装上一个扣 , 扣在下一个扣 , 口里叼着烟 , 就出门了 , 见到人老远就咧着嘴笑,不管你兵龄长短 , 职务大小 ,他总是先礼于人 , 先打招呼 , 十分热心 。 久而久之,司政后机关的干部战士,基本上都认得王有康助理, 称他是“快活郎”。 我1979年进师装备科的时候, “快活郎”就是副营职助理。 家属邓姐也就随了军 。 随军后住在阿拉沟师机关下面的河沟子旁边 。当时全师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南疆铁路建设中 ,也没有家属工厂 ,家属随军也无事可做,只能呆着 , 无法就业 。 每年冰雪消融的四五月份 , 随军家属们就每家每户在河沟边上挖地种菜, 减轻家里生活开支负担 , 自己解决吃菜的问题 。 种菜需要肥料 。 那个时候附近没有商店, 也不可能有化肥买 。 “快活郎”王有康战友动手早 , 露天厕所里的排泄物还冻得硬邦邦的时候 , 他用洋镐把它挖成一大块一大块的 。 他也没那么多讲究 , 一块破布往肩上一搭 , 大块大块的排泄物块 , 他就扛到菜地里铺着 , 等到来年春暖花开,地上化冻的时候, 就把粪肥翻到菜地里 , 因为底肥足 ,“快活郎”家的菜长得特别好 。年年自给有余 ,还分享好多菜给其他随军家属们吃 。“快活郎”战友王有康 ,在师装备科负责非标安装设备工作 。 别看他平时好像“二逑 , 二逑”"的 ,干起工作来 ,却十分认真负责 , 吃苦耐劳 。大型非标设备的订货采购 ,一般是先到铁路设计院把要加工的图纸领来 , 然后联系加工厂家去制作 。 在南疆铁路施工的十年中 , 为了制作订购铁路非标安装设备 ,“快活郎”几乎跑遍全国所有非标设备加工厂家 。 那个年代 , 中国坐车难 , 全世界都知道 , 为了南疆铁路非标安装设备能按时安装就位 , 铁路按时开通 。“快活郎”吃尽了苦头 。 从阿拉沟出发到内地相关厂家至少要坐四天四夜火车 , 整个从新疆出疆的客运火车才三趟 , 根本就买不上座位票 。 “快活郎”随时带着马扎凳子 , 随时出发 , 他爱抽烟 , 钱又不够花 , 他就带一大包新疆的“莫合烟” , (烟杆等打碎的烟粉子) , 带着报纸 ,裁成报纸条子, 卷着莫合烟抽 , 他把马扎凳子向火车厢过道上一放 , 马扎凳子就成了“快活郎”的流动座位 。后半夜打瞌睡时 ,他就抽“莫合烟” 。“快活郎”付出了巨大的艰辛 , 订购不计其数的铁路非标安装设备 , 有苦劳 ,有疲劳, 有功劳 , 为南疆铁路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 南疆铁路建设的功劳簿上 , 真是应该给“快活郎”王有康记上一笔 。 十多年里 , 出差坐火车 , 光马扎凳子就坐坏好几个 。 但一旦订货任务完成后回到师机关装备科 , 我们看不出"快活郎"王有康有什么怨言 , 有什么委屈 , 每次出差回来 , 他照样咧着嘴哈哈笑 , 老远就挥手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我真的佩服“快活郎”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 在新疆阿拉沟长期吃不到新鲜菜的铁五师机关干部 , 手指甲都是塌陷的 。 为了解决吃新鲜菜难的问题,师后勤部就号召机关干部 ,星期天在阿拉沟开荒种菜 , 阿拉沟里种菜忙 。 第一次安装抽水机的时候 , “快活郎”负责安装 , 一把扳手舞得尽是劲 , 在阿拉沟河里接水管子的时候 ,“快活郎”王有康连军裤、鞋子也不脱 , 管他三七二十一 , 就往阿拉沟河里一淌 , 把管子接好 , 才回家擦澡换衣服 。“快活郎”为后勤部机关干活种菜 , 也是“拼命三郎” 。“快活郎”还有一个特点会搞吃的 , 探家时 , 他带来四川腊味 , 有时从老乡战友那里搞来吃的 。 冬天 , 我们在阿拉沟时 , 住房外面是火炉子 , 里面是火墙 。 搞点什么吃也很方便 。 我们装备科的战友 , 经常分享“快活郎”搞来的麻麻辣辣 , 具有四川风味的美味佳肴 。 有一次 , 星期天的时候 , 他不知哪里弄来了狗肉 , 放上八角花椒大料在火炉子上炖 , 因为大家在一起打扑克 , 没及时观察高压锅里炖的狗肉 , 结果八角大料把高压放气阀堵住了 , 压力越来越高 , 结果一声巨响 , 高压锅盖冲出来几尺高 , 狗肉冲得墙上到处都是 , “快活郎”看到喷在墙上的狗肉 , 撕下来吃了一块 。 他边吃边说:“狗日的 , 好香 , 可惜了”! 星期天 , 我们战友们一起打扑克 , “快活郎”他更“快活” , 输了钻桌子 , 贴纸条子他都干 。尽管脸上贴得满满的纸条子, 他总是乐呵呵的笑过不停 ,烟也是一根接一根抽 ,享受部队星期天的难得的快乐。 改工以后 ,“快活郎”王有康他在中铁十五局机关机械设备处工作 ,继续为铁道建设劳心出力。他任机械站站长 , 设备科长 。 尽管工作担子越来越重 , 越来越忙碌 。 但“快活郎”展现在大家面前的精神面貌 , 总是笑容满面 。 机关干部都亲切的称他为“快活郎大康” 。“快活郎”王有康的儿子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一直跟着导师干项目,十分有出息。退休后的“快活郎”活得很潇洒,儿子安排他两老口,经常周游列国。身体健康,“快活郎”依然快活,长命百岁没有问题。 2020年7月2日修改于长沙。

 



 


  后排右一为"快活郎"战友王有康


 

  图片说明:

  1、第一、三张图片来自网络

  2、第二张图片来自作者提供
 

  编辑:开门见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