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文苑

 “军 师”; 的 手 杖~援越抗美追怀·5·




 

  "军 师" 的 手 杖

  ~援越抗美追怀·5·

  作者:周大喜

 


 

 人,一路走来不免会经历。许多事,乃至事件,可是更多的成了过往云烟,没留下多少时代记忆。然而,当过兵,特别是打过仗的对军旅生涯、战地生活中的轶事(故事),会是他一生中常回首、深思念的追怀!因这是一段腥风血雨、峥嵘岁月、存亡难卜,保家卫国的红色荣威历史,弥足珍贵,值得珍惜……

  作者,今天侧重挥毫笔耕的,是一位已故援越抗美战争时已近天命之年的"老军人与他的手杖"的故事,题目《军师的手杖》,他就是援越部队唯一享有军级职能的中国工程队第一支队主任(一号首长、后任铁道兵参谋长)龙桂林将军。他特别喜爱随身他多年的这根越南战地的藤杖,比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宝贝!还找人为藤杖刻上了"援越抗美"四个字,并用红漆套红,更显清新脱俗,熠熠生辉!成为龙老援越参战的标志性纪念品……龙老,缘何对一根素颜质朴的藤杖如此器重、厚爱?这得从中国大兵进发北越前半年说起:援越部队行动是秘密的,都穿蓝制服,不着戎装,不戴军帽;但还是军人,都有枪,施工设备;在国外,文字、语言、社交、中越关系、规矩规章等等都必须明白,把握并执行好。1965年五六月部队要先后入越,龙老接总参通知,参加国务院铁道部专家组,先去北越对部队团以上机关指挥部驻处,大队伍驻地与防务区域(包括主要铁路线站桥,改建、新建铁路、反轰炸抢修等)进行一次实地踏青与勘测。回国后汇总情况,将任务区分给各团,落实到营连。

  龙老,考虑到援越战争时间不会短,为数万官兵立足打好仗,在踏青中对北越的复杂地理与气候条件着重进行了访谈、研究。北越山多平原少,属热带季风气候区,年均降雨量1500—2700毫米,年均气温24度,最高达40度以上,湿度84%。分雨旱两季,大小河流百余条,雨季洪涝灾害多。山区岩石溶洞到处是,林木葱绿,杂草丛生,山地、平川小路荆棘载途,大小毒蛇,蜈蚣,巴掌大山蚊子等毒虫害诸多,出没无常。一支队指挥部"9号洞"西侧,紧临的一块不到两千平米的小林带,内有一条机关人员联通各科室与去伙房打饭菜的小捷径,在一个月期间被打死的大小蛇60多条……

 



(附粟玉清重游时向同连战友黄伯海烈士献花,周大喜摄)。


 

二团,有个连炊事班一名战士,担着饭菜去施工现场为部队送午饭, 在经过 一个小林带时,一条青花蛇从树枝上冲下来落到他身上, 头部被咬了一口,不治身亡 。毒虫害人,洪涝也无情:1969年下半年,北越北庆山突发山洪,七团二营高机连在抢险救灾中多名战友被卷入急流,指导员黄伯海见状一个鱼跃跳下河中,接连救起5名战友,因施救时间长,体力不支被卷入急流,不幸牺牲!湖南慈利县人,58年入伍,英年29岁。一支队追认爱兵如子的英雄指导员黄伯海同志为一等功臣。

 




 (附李月光烈士之墓,周大喜摄 )

 

1968年8月15日,因暴雨北越市求河水猛涨,市求铁路火车站附近一段路堤被冲毁!六团六连派兵抢修,副班长李月光在路堤被冲空的钢轨枕木上与战友们抗洪护路,当时雷雨倾盆大作,人睁不开眼,穿着雨衣全身水流如注,人成落汤鸡,脚下河水汹涌澎湃,浊浪排空!突然传出李月光不幸被急流冲走的消息,大家都停下手上的活,顺着月光被冲走的方向沿堤呼喊搜救,却未果。夜幕降临后,全连官兵多数也赶至参与搜寻,数小时过去仍不见人影!无任何迹象表明李月光同志有生还的可能。第二天月光尸体浮出在附近水域的一角落,由连队成立的后事组打捞上岸洗净,穿上新衣裳,装入新木棺。连队支部在现场为李月光烈士举行了追悼会,指导员周敬枝(后任总政金沟河干休所政委至退休)致悼词,会场上战友们恸哭不已,声泪俱下,不弃不舍地目送着李月光同志的灵车向河内嘉林烈士陵园驶去……他,湖北监利人,65年入伍,当年入越,年仅廿十出头,是碧水丹心护路英雄!一支队党委追认他中共党员、一等功臣

 
 



 

  (附作者乘小舟前往李月光牺牲地市求大桥采访后,返回拍照)

 


 

  (附2019·4六团六连组织战友赴越战地游,集体在河内市郊嘉林烈士陵园祭祀李月光烈士等)

 

  部队官兵在战地行动,使用一根米把长的藤棍,也确有少见多怪!但龙老不以为然。在踏青中,越方领导就曾提示山地毒虫害多,部队官兵注意防护,还为专家组提供了手杖。为了队伍的人身安全有保障,龙主任反而拿自己的手杖向大家宣传,他说,战地复杂,同志们不论昼夜,行走山区还是小道,一定要带好"三手一包":一手杖(打草惊蛇);二手枪(自卫);三手电(照明);四急救包(自救)。

  龙老,文韬武略的全科老军人,是"军师",也是"定海神针"!他所想所为,均受到了广大官兵的支持拥护!我作为1号、2号等诸位首长参谋队伍中的一员,常常深入部队收集与看到些情况,下属的言行表象,是衡量上级机关工作的一面镜子。我看到许多团领导也是"三手一包"不离身,营级官很多都这样,因年龄关系基层连队官兵不尽一致,可以理解。但我也看到不少年轻官兵"几件"随身备用,说明龙老的"良言一句三冬暖"!有利部队行动、人身安全的号令上下都在践行之中……

  龙老的手杖确实别具一格,圆滑,锃亮,援越抗美四字殷红闪耀,他一直用着它,打草惊蛇,壮胆助行,从不离身!

 



(中建领导探访手握藤杖的龙老将军)

 

        2004年,龙老早已从铁道兵参谋长卸任离休,年事八十有六。同年九月,他住进北京301医院进行胃癌切除手术。听说湖北一支队战友应邀自费赴越战地重游,在推入手术室之前,由秘书代笔,亲自签名发了贺电。9月26日,一位张姓记者获准专程前往特护病房拜见了龙老,首先看见老军人手握"援越抗美"四个字的老藤杖踱步而来,并对记者诙谐而爽朗地说:"四十年前它跟我上战场,四十年后它陪我进病房……"。

  龙老不愧是职业军人出身,数十年军旅生涯,横枪立马,骁勇善战。当过军委一局高参,出谋划策;任过军校的校院长," 教官之教官";练兵、打仗均在行!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当时任铁道兵三师师长,部队完成铁路保障任务好,令"美国佬"头痛过。援越抗美,是他又一次与"老美"交手较量!当时(入越前),总参谋部李天佑副总参谋长,把龙桂林主任单独通知到北京,向他面授机宜,总长说:"叫你来就几句话,(一)你们这次去不穿军装,穿蓝衣服,但仍是部队,要很好地向下面解释;(二)高射机枪连配到每个营,要重点注意防空;(三)只准你自己知道,一旦美军在下龙湾登陆,你部立即收缩,向克夫以东集结,构筑工事,形成第一道防线,等待国内部队的增援"。李副总长向队前点名,简明扼要地向龙主任下达了战斗任务。

  一支队,由多个滿满的五五制加强团组成,加上配属的高炮团等,最多时达到八个团,兵力近四万余众,比一个野战军的人还多。其任务多而繁重,新建、改建、抢修铁路线站桥隧;还有反轰炸作战,有35个在编高机连,近4000人。部队还装备了充足的轻重武器与弹药器材。可见,如美军贸然进犯北越,必然会遭遇强大的中国军团,又一次朝鲜战争可能在亚洲南部重演。

  龙老,曾多次讲到他的手杖不同凡响:"是援越抗美战争中最有纪念意义的收藏物,也是美帝侵略越南领土罪恶行径的物证!"所以,他爱不释手,用着它、珍藏它,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周大喜简介:

  中共党员,高中文化,1958年参军,历任战士,班排连长,师防化参谋与作训参谋,师教导队长,1981年转业湖南常德市乡企局工会主席至退休。

  作品:《"周参"文集》10万字;《南国战歌》70万字,第一副主编兼责任编辑。

  中国乡镇企业报、湖南经济日报、企业家天地 杂志~ 特约记者。

  2020年10月1日


 

  编辑: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