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摄影

帕米尔高原风情一新疆是个好地方

  
 

  撰稿、摄影(手机随拍) 原铁道兵十二师电影队 朱岩(燕子考拉)

 


 

  知道帕米尔高原,是从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从那时心里就有一种情结,要走进帕米尔高原,去看化作雄鹰的边防战士,去感受塔吉克人的善良、纯朴。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帕米尔高原,雪山、戈壁仍然以它独有的风姿冲击着我的视线。
 


 

  注视着雪山上的皑皑白雪,心仿佛被洗涤一般。
 


 


 

  红山,自然的画笔涂抹着山体,丰富的色彩让山的肌理更加突显。
 


 

  白沙山,数不清的白沙记录着自然的变迁,原本坚硬的石块,经过若干年的风化,变成了白沙,前世今生,是坎坷?是幸运?
 


 

  白沙湖,据说唐僧取经经过的流沙河就是这里,一个湖有了故事,似乎就更有魅力。
 


 

  湖线蜿延,雪山环绕。
 


 


 

  水清澈见底,风搅动着湖水,抚摸着鹅卵石,发出轻微的声响,似乎在向我诉说着它们历程。那些石头谁也不知道它们在宝石蓝的湖水里沉淀了多少年?被打磨了多少年?但它们始终是做自己,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慕士塔格峰,用它冰清玉洁的倒影欢迊着我。
 


 

  雪山的最高峰有不同的形态,有三角形,有圆形,而慕士塔格峰确是斜线,仿佛刀劈一般。


 

  昆仑山脉巍然屹立着,俯瞰着帕米尔高原。山脉和高原的对话也许只有太阳和月亮能够倾听到。
 


 

  塔吉克族人是白种人,他们的祖先生活在帕米尔高原,至今也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塔吉克族人热情、好客,民风淳朴,走在路上,他们会用不很熟练的汉语先和你打招呼:你好!
 


 

  塔吉克的男人就像草原上的雄鹰,他们眼里透出的神情,深遂、锐利。
 


 

  塔吉克的姑娘漂亮、活泼,清纯的像天山上的雪莲花。
 


 


 


 


 


 


 

  牦牛叨羊比赛是塔吉克人传统的民间体育比赛项目,2010年被列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塔吉克族骑牦牛叼羊只能在塔什库尔干才能看到。
 


 

  牧民在红旗拉甫举行牦牛叼羊比赛。
 

  
 


 


 


 


 


 

  广袤的帕米尔高原用它独有的风情展示着它的魅力!

编辑: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