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书刊

《我的北国江南》之十六散文诗:春之三题

 

春之三题
 

绿


 

  春已向我们走来了,在剧烈的掩面而行之后,感谢风儿这把柔中带刚的小手,不经意间裁出了满地的绿。

  绿啊,你是我的酷爱。

  从第一眼见到的乡村那漫山遍野的绿,到如今城市里吝啬的星星点点的绿,我何时曾抛却对你的眷爱?在最荒凉的山沟,在最寂寞的山谷,只要有你相伴,我就感觉到滋润。在见不到你的地方,只要心中有绿,我仍然相信希望永存!

  绿,你不会绕道而去吧?你是春的使者,你是大自然对人类均衡的恩赐,你怎么可以放弃一域呢?

  你不会的!只要有空气的地方,就有风儿,只要风儿牵着你,你会来的。

  那么多翘首攒动的人头,你看见了吗?

  绿,我的至爱,愿你长驻!

 


 

  

 

  雪,你是谁制造的精灵?你那么温柔,我从来见不到你的棱角。想象中,或真的捧着你,我都不曾见到你的脾气。

  冬雪之无情?是谁在嘀咕,那一定是有人恶意中伤你吧?我想。

  可是,是谁定下的铁律呢?难道你非在冬天寒冷的日子来吗?你为什么不伴着春的绿叶、夏的骄阳、秋的清爽来呢?这曾是我一直痛恨的一件事情。

  那一年收秋的喜悦后,我在你苦心制造的冰面上摔了一跤:我终于明白你了,你的温柔,你的无情,是为了让我清醒啊!我在你铺就的陷阱里重生。

  雪儿,雪儿,你也是春的使者吗?你说,是的,是的。有人总把我当成残冬里的刽子手,其实,有了我,你的春天才更加灿烂,夏天才更热烈,秋天才更丰盈!

 


 

  
 

  其实,我很不愿你的出现。你的妖媚是对我无情的掠夺。

  你的缺陷就在于你太招人显眼,你的悔恨就在于你来得太不是时候。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眼见到春花之炫目,那时起,我也总是躲闪花之诱惑。

  罂粟为你们的种族带来了厄运。但馥郁的馨香,掩饰了你的恶名,所以你遭受掐摘的同时,也让很多人成为枯冢一堆。

  初为人父之后,我才真正认识了花儿。

  哦,原来花儿,你就是春天,你就是生命。你是我们这个世界赖以延续的根本。

  花儿,你在,春天无处不在!
 







 

作者简介

官国强,铁道兵战士,复姓上官,四川宜宾人,1984年6月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沙铁道兵学院。历任排长、干事、指导员、宣传部部长、党办主任、组织部部长、纪委副书记、党委书记等职。现为央企某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行业报记者,教授级高级政工师。

赶羊喊山,捕光捉影,拈花惹草,追云逐月。业余爱好文学创作、书法、摄影。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台、网,曾获“政府文艺著作奖”及多种优秀作品奖,新闻、书法、微电影获全国大奖。
 


编辑: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