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书刊

《我的北国江南》后 记

 



  这是我出版的第四本书,按惯例,还是写点文字做个交代。

  大半生颠簸,南来北往,潇湘求学,东北打夯,蓉城浪荡,还有即将解甲归田的燕山太行,记忆里都是我羁旅过的北国江南。作家和诗人的吟唱,离不开自己生活的轨迹,这本书名就叫《我的北国江南》吧。

  这本书勉强可以算是诗集。自2014年年初第三本书《行走山水间》出版后,机缘巧合,又写了大量的文字作品,各类文体作品太多,无法归结在一起,更无力全部结集出版,就只好归纳自己从业以来比较好的诗歌,选了几篇散文诗、赋文。诗词歌赋,还是可以统归一类的。

  我觉得诗歌最是摇荡性情、反映本真的文字。因其简洁,不必占用大块时间,所以我常以此来表达。懂的人,能从寥寥数语中感悟你。
 

铁道兵老战士的情怀——我的北国江南,铁道兵文化
 

  也是生逢其时,感谢命运的交错,在蓉城11年间,我有5年从事工会工作。这5年,在一个被别人称其为边缘的部门,才有了更多闲逛并胡思乱想的悠闲。但人的大脑是闲不住的,尤其像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很难让自己停止思考。不能做大事,就做点小事;不能指点江山,就指点朋友圈。总之,我想把内心装满,免得无事生非,就像我每天总想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好让自己倒头便能睡着。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去劳心费神那些根本与自己无关的所谓大事。

  正是谈死太早、谈爱太老的尴尬年龄,打麻将,耗费时间也没资本;下象棋围棋,以我的水准,去地摊应战也很难。但人终究是要有所寄托的,所以我把所有能利用的空闲时间,都用在了摄影、书法、诗歌这类与自己工作比较接近,又不至于玩物丧志、贻误主业的事物上。

  “不能让你上瘾,上瘾就接近疯狂”,这是别人对我的一句调侃,别说,还有点像。因为对拍摄微影视感兴趣,到工会管生产宣教了,就切准弘扬劳模精神的主题,扎实组织拍摄了10余部短视频,或许是走运,或许是我们建设的磁悬浮和干海子特大桥太优秀了,竟然获得全国金奖两次、银奖一次,国际微电影优秀奖一次。

  摄影是从一张好图片给我的愉悦开始的,我难以忘怀那种瞬间定格的精致画面给我的冲击,我尝到了摄影的魅力,渐渐发烧,也偶有照片获奖,频获朋友点赞。我要感谢我镜头下熟悉或陌生的模特,我偶有偷拍并无恶意,只想留住你的美。书法,我以前只是喜欢用硬笔写,看到好字总想模仿。2017年百无聊赖中我买了支软笔开始写,2018年春开始写毛笔字,2019年参加一个野鸡赛,荣获大奖。这些,都是为了消磨时间,愉悦性情,疲惫身心,偶尔沽名钓誉也算对自己的嘉许。“好同志是鼓励出来的”,我从中感觉到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铁道兵老战士的情怀——我的北国江南,铁道兵文化
 

  从1985年在《大兴安岭日报》发表处女作开始,断断续续写了30多年诗歌,但一直还是20世纪80年代的那种老腔老调,激情有余而技巧不足。职袍加身,又不敢写“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样惊世骇俗的文字,只好老调重弹。入集的诗歌,主要作品几乎都在媒体上发表过;有一些,纯粹是微信朋友圈发的一闪念的闲言碎语。没办法,我难以抗拒这种分行的文字带给我的魅力。

  我的散文,多篇获得过优秀作品奖,有名家夸“散文很不错”,我把这样的抬爱当作鞭策。我的通讯,见诸过报纸多次头版头条,多篇文章荣获优秀通讯、优秀消息奖,还曾忝列在系统内新闻工作会议的“范文”里。在短暂的宣传部部长和新闻发言人岗位上,能获得国家级“中国产业经济新闻奖”,算是对那些日子没日没夜报道北京草桥地铁和大兴国际机场快线的犒赏。也正是这些年的努力,加上领导、同事的支持,让我在内退之前,能通过国资委“教授级高级政工师”答辩,入列正高。有没有用是另一回事,人生在世,还得证明一些什么。
 

铁道兵老战士的情怀——我的北国江南,铁道兵文化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我2015年出版的第三本书《行走山水间》居然被盗版了,借此啰嗦几句。该盗版书公然在网上销售,我托人买到了这本盗版书,但一直没有追查到盗贼。咨询律师,要是打官司会是什么结果?律师说,一般也就三两万,得看获利多少。我去,我打卡上班,靠“脸”吃饭,哪有精力去缠官司;有人支招,和淘宝、当当这样的网络平台打官司,搞不好一夜成名,唉,打不起,算了吧。我想,我正版都没有挣到多少钱,只盗版我35篇散文、包装还不如我原著考究,能有多大利?故一直置之不理。但我一直在想,是谁玩的这个恶作剧呢?友人调侃:“好事,女人被盗,大多都是优秀惹的祸,被盗者,优秀也!”我呵呵一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见鬼了。

  些许遗憾的是,当我再次转战到宣传部的时候,按我们内退的规定,留给我在这个职位上的时间并不多,又遭遇了空前罕见的疫情,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我们的企业都在忙着抗疫复工。这期间,我感受到集团领导殚精竭虑,上下都在全力应对;这期间,我和同事们也枕戈待旦,密切跟踪,及时报道。在我任职的一年间,报道了我们承建的北京草桥、西北天宁沟高墩、京台高速平潭公铁两用大桥、延崇冬奥高速、大瑞铁路、成昆复线铁路、成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项目、苏州河3D打印等。一周基本4、5条动态微信公众号,没人就自己干,一年间在央视上了20余条消息,其他央媒就更多了。这些工作,是职责使然。努力是为了不辜负信任,不想让别人瞧不起。这些工程,都是我们集团的杰作,对于我们这个正爬坡上坎、曙光初见的企业,气可鼓、不可泄,激励员工信心、燃旺全员斗志,比黄金还珍贵。

  内退也挺好的。工龄马上40年了,在36年多的工作中,从不敢怠慢工作,这些年特别是这一年多,干得很累,身体拖垮了,也该好好休息了。既无意江山美人,也无意大富大贵,更无须杞人忧天,喘气就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

  不多赘言,唠几句心里话吧。

  写作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内心的宁静。他们说“真正优秀的人,都过着简洁朴素的生活”,我不优秀,但心向往之。我很讨厌无聊的社交,当然也不愿意与话不投机者多说一句。网上有载,说若干年后难得的同学聚会,一些人大醉,一些人炫富,一些人摆谱,其中就有人悄然结账离席。也难怪,经过若干年风霜洗礼,早非从前的少男少女了。所以,我太理解余秀华的文字了,她宁愿和自己倾谈,也不愿与无聊者废话。写作,总在困顿之时成为我的慰藉。所以,我需要写作,我想求得内心的平静,同时整理思绪,沉淀内心。
 

铁道兵老战士的情怀——我的北国江南,铁道兵文化


 

 出书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记录。“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每每挥毫泼墨这样的文字,就有悲从中来的感觉。我有些相信马斯克的话,我们可能生活在一个巨大的“矩阵模拟游戏”中,只是不知道操纵者是谁。想想,人类还总是自以为是,放眼宇宙,人类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可是,生而为人,总得做点什么吧?自媒体时代,那就自娱自乐且行且记录吧。如果侥幸地球能够永存,还能留点痕迹: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像蚂蚁一样在地球上爬行过。我是社会历史的一分子,我要归结这些支离破碎,不想让它灰飞烟灭。

  人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生活。古往今来,这个问题多少人都在探究。我和大家一样,在少年时就问过自己。忙忙碌碌几十年之后才明了,像我这样的俗人,不过是为生活忙碌而已。但生活是复杂而艰辛的。在生活的道路上,每个人的表现都不一样。各种各样的表现,构成了这个世界。一路走来,很多人让你看清了很多事,很多事让你看清了很多人,生活教会我们许多也把我们熬老了。即将耳顺之年,不妨把很多人很多事看轻一点看淡一点,特朗普都能当上总统而且拥趸无数,想到这里,不妨对世界呵呵一笑。

  感谢中国铁道建筑报社梅梓祥老师拨冗为我作序,您精致的文字令拙作生辉;邓代昆大师不嫌鄙陋,挥毫题写书名,谢谢。同时,我将前三本书的序言也编辑在首,非常感谢铁道兵三师的老首长韩志晨和孙建军老师,感谢盘锦市作协主席陈东白先生,你们给了我很多鼓励与鞭策,激励并将继续鼓舞我一路前行。

  今年这个庚子年,注定是历史上极不平凡的一年。大疫之年,我们能安然无恙,我们必须无比庆幸我们生活在一个好的国家,必须发自肺腑地感谢中华大地这海晏河清的时代。尽管我的后记有些低沉,但我忘不了要感谢一些领导、一些朋友、一些人:谢谢你们,向你们致敬!

  2020年12月15日定稿于成都峨影居

 

铁道兵老战士的情怀——我的北国江南,铁道兵文化

 

作者简介

官国强,铁道兵战士,复姓上官,四川宜宾人,1984年6月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沙铁道兵学院。历任排长、干事、指导员、宣传部部长、党办主任、组织部部长、纪委副书记、党委书记等职。现为央企某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行业报记者,教授级高级政工师。

赶羊喊山,捕光捉影,拈花惹草,追云逐月。业余爱好文学创作、书法、摄影。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台、网,曾获“政府文艺著作奖”及多种优秀作品奖,新闻、书法、微电影获全国大奖。


(全书连载完毕,感谢各位读者!)


编辑: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