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书刊

《我的北国江南》诗歌之九:工地




 


||  饮尽这一杯酒,出发

——献给成绵苍巴工程的出征者

 

 
饮尽这一杯酒,出发
你看,在这闹市的深处
已为你准备了整齐的车马
饮尽这杯酒,出发
你听,千山万水间都有战士的回答
饮尽这杯酒,出发
什么艰难险阻,都将被你踩在脚下!
 
从这里出发
你知道担子的轻重
那些信任期盼的眼神
给了你无穷的力量
那些傲慢的眼神
也会增添你十二分担当的砝码
 
从这里出发
你就是勇者
你知道天平的左右
最重的一头是企业这个大家
 
从这里出发
你有千倍的胆略和万倍的勇气
你知道,那时的征战就几个玩家
而现在已万马奔腾千帆竞发
在群雄角逐的战场用兵
这一次出征,不输那时的讨伐
把沉甸甸的嘱托记在心上
扛起坚锐的犁耙
把命运和前途押上去
还有兄弟们和他们的身家
 
这一次出发
恰逢背水一战的当下
企业选择了最强的您
你就是无可替代的最佳
让慵懒者一边儿稍息
让滥竽充数者卷铺盖回家
 
这是强者的战场
挡在前面的敌人
只有你心中自卑的魔娃
战胜自我
你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在江湖,有值得敬畏的高手
但也泛滥盲目自大
这一片战场交给了你
就是对你最大的褒嘉
怀感恩的心愿
披上自强的袈裟
为万千的民众更为我们的国家
 
让一条彩练飘舞大地
让一个精品点缀中华
让信任你的人者笑逐颜开
让对手不再喧哗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你前进的路上就会坚韧不拔
 
饮尽这杯酒,出发!!
你们是大风中的猛士
你们的目标就是
成绵苍巴
 
 
 
 
|| 放歌春天
 
 
一滴水,辉映出新的晶莹
一枝花,开出崭新的美丽
一朵云,飘漾七彩的虹霓
一片绿,有了时代的生机
啊!春天来了
 
焰火,在天空飞翔
鸟儿,在枝头歌唱
姑娘,在闺房梳妆
小伙,伸出结实的臂膀
啊!春天来了
 
河水哗啦啦地欢唱
土地翻出簇新的油光
大山深处有了响亮的回应
湖泊远洋打下坚实的锚桩
啊!春天来了
 
让所有的成长迅速拔节
让所有的荒凉长出希望
让时代在奋进中提速
让建设在创新中打夯
 
春天来了
迈开懦弱的脚步
甩开袖手的臂膀
撸起袖子加油干
奔向同一个方向
 
一百年的锤炼
一百年的拓荒
赢来最好的时光
跑完最后一公里
抵近辉煌
 
苦难中奋起的人民
灾难中觉悟的成长
我们有矢志不渝的定力
我们有愚公移山的力量
 
来吧
将每一颗子弹上膛
让每一粒智慧闪光
把陈旧没落扔进垃圾筐
让新的变革催生新的力量
实干,历来是最有力的武器
汗水,才能丰饶希望的土壤
 
我们从来不缺砥柱的力量
每一个子民都是拼命三郎
有信仰就有了前进的方向
一个新的时代一种新的思想
新的理论新的方略新的蓝图
擘画出瑰丽的远方
 
宇宙有亿万种可能
前方有更远的前方
你远未抵达极限
花儿在荒漠中也可能绽放
 
 
 
|| 我在倾听
——献给党的十九大

 
 
2017丁酉年秋,北京
又一次历史性会议
一个声音,向世界传播
一个声音,振奋了黎民百姓
 
我在倾听
和每一个跳动的心一样
我在倾听
一个浑厚的男中音
发出的世界强音
 
我在倾听
这是中国的声音
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声音
这个党拨动着时代的琴键
奏出了最优美动听的旋律
 
我在倾听
穿过近百年的风雨
这个声音厚重,雄浑
从容,自信
 
多少苦都曾苦过
多少难都曾经历,那时
饿殍遍野,任人欺凌
仁人志士,舍生取义
在看不到希望的乱世
点燃救国救民的火星
 
这个党在中国土地发芽
这个党在人民中繁殖
经历了太多的心酸
经历了太多的残酷
就是不想人民再受罪
 
我在倾听
这个党的历程
也就是中国复兴的故事
二十八年的奋战,他们
依靠人民底定天下
六十余载的勤奋,他们
依靠人民还中国海晏河清
 
世界为之侧耳
中国方案中国智慧
人类命运共同体
博大的胸怀包容宇内
慈善的目光瞩目苍生
中国梦,让世界祥和安定
 
我在倾听
这声音如此磅礴
有排山倒海的气势
这声音如此坚定
镰刀斧头构成的生命体
砸向一切黑暗强权腐败
摧枯拉朽,破旧立新
这声音如此悦耳
是五星划过天际
这声音如此亲民
荡漾着鱼水相融的情谊
 
中国共产党
特殊材料构成的党
走过了不可能走的路
办成了不可能办成的事
实现了不可能实现的梦
催人泪下,波澜壮阔
璀璨华丽
 
我在倾听
这声音有黄河的呐喊
长江的奔腾
有昆仑的高迈
长城的雄伟
这声音也有平原的舒缓
草原的温润
这声音
有五千年的底气
有十三亿人的和鸣
透着不可逆转
决胜复兴的定力
 
我在倾听
大地经历了十八次震动
宇宙感受到了
这第十九次颤动的声音
世界屏住呼吸
倾听中国讲述
最华美的故事
 
 

 
|| 行走山水间(组诗)
 
 
挥霍青春的胆气
——老体协理事会有感
那时懵懂的青春
还夹杂有种种幻想
就一头扎进了这支队伍
从此与山水为伴
风雨兼程
 
卷帙浩繁的辉煌
是英雄的过往
走过千山万水
才有了深切的体会
 
那时的青春没现在这般珍贵
在咆哮的激流中
在狰狞的掌子面
在风割耳朵的原野
在荒无人烟的戈壁
塌方的瞬间
断裂的刹那……
都有挥霍青春的冲动和胆气
 
一路走来
惊心动魄也精彩纷呈
霜雪染头的今夜
回忆回忆 回忆
那峰峦叠嶂的群山
那波诡云谲的流水
我们俯仰无愧
书写了军人的传奇
演绎了青春的含义
生活要有高度的二锅头
—— 一个老兵的回忆
我的青春在隧道里度过
那时的我争强好胜
为战友两肋插刀
斗地皮无所畏惧
 
70年代的军帽
像今天的苹果手机
时髦者以此为荣
每一次出行都小心翼翼
 
那时的我们啊
打架是真的
但那时的我们
干活卖足了力气
双腋下夹着水泥行走
寒冷中围炉披被
我们的工程走在了前列
狂欢豪饮也失态挨训
 
生活
要有点高度的二锅头
才能品出滋味
青春
是不羁的野马
成功和荣誉
是士兵们奔跑的动力
一百年的标号
——关于工地爱情
爱情是随风飘落的蒲公英
没有方向没有定义
曾经的设想海市蜃楼
工地的男人和女人最真实
 
他们有顽强的意志
她们有吃苦的坚韧
他们在荒凉的山野
给我们坚强的依靠
她们在辛劳的间隙
给我们细致的后勤
 
我们是流动的大军
但我们的爱情从不变异
在艰苦中锤炼过的情感
像捣固过的混凝土
像夯实过的路基
一百年的标号
可以托付终身
 
我们的爱情就是这样
风吹日晒霜打雨淋
不曾枯萎
也不会被稀释
一百年的标号
是终身责任制
东北或是西南
——关于迁徙
漂泊是我人生的主题
流浪是我存在的形式
 
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
从一条线到另一条线
从一个面到另一个面
背包带一直压在枕下
随时听候出发的命令
 
我们的迁徙背负着家人的惦记
我们的迁徙也让人妒忌
摩肩接踵的旅客
经年探秘的驴友
都望尘莫及
三毛的粉丝
也只能在橄榄树下叹息
 
天马行空的岁月
到处有我们飘忽的身影
博大辽阔的土地
给我们心灵以慰藉
日月为我们掌灯
天地为我们铺床盖被
 
从菜鸟到大厨
我们很快就翻转了身份
稚嫩的羽毛在东北发轫
西南是我们成熟的试验地
 
像中流击水
奔跑中撞出精彩的浪花
像占领山头
攀越时才发现征服的魅力
 
我们漂泊的人生
充满了迷人的挑战性
读山阅水
值得回味



 
 
 
||  不愧中国铁建人
——悼念马里遇难同仁

 

 
2015年11月21日,中国铁建国际集团周天想、王选尚、常学辉三位高管不幸在非洲马里恐袭中罹难,噩耗传来,国人震惊,中国铁建举企哀悼。三位遇难同仁,是中国铁建人的杰出代表,他们为中国铁建走向海外,为中国高铁走向世界做出了重要贡献。

——题记

 
周天想

周而不比施非洲,
天经地纬求大同。
想方设法出海外,
西域始现新丝绸。

王选尚

王道指向穷困乱,
选贤举能兄弟行。
尚须再战英年殁,
大洋同悲起涟漪。

常学辉
​​​​​​
常年累月卧西非,
学以致用济世贫。
辉耀异邦华夏志,
不愧中国铁建人。
 
 
 
|| 飘扬的旗帜
 
 
我相信那时南湖的烟雨
一定是百姓的呻吟
十三个代表
听懂了大地的哭声
在七月的溽热中聚会
一条红船 划出一道金波
一声呐喊 透出胸膛
一个政党 选择了中国的方向
旗帜高悬
万千生灵不再迷茫
 
道生一 一生二
太极故里有了无穷变幻
过程艰辛而漫长
阴谋阳谋
明箭暗枪
忠诚与背叛交锋
淘汰了无数的懦弱者
一路走来 历久弥新
 
北京上海广州
在城市的深处
尝试了许多温和的革新
也接受了洋人的现场指引
从南昌起义到井冈山顶
才领悟到了枪杆子的威力
一声炮响唤醒了苦大仇深
 
暂离城市 深耕乡村
马恩列的光辉
播种 嫁接 扬花 抽穗
遵义会议的灯火
照亮了正确的前程
镰刀斧头杀出一条血路
北上抗日 救国救民
鲜血一次次漂染这面旗帜
 
两万五千里的跋涉
艰难中播撒了遍地种子
十四年抗日 三年内战
二十八年的抗争
镰刀割出新世界
斧头砸碎旧体制
让国民见识了赤胆忠心
 
西柏坡的窑洞里
确定了改朝换代的大计
两个务必
让新中国自信清醒
后来者一遍遍温习
 
也曾左右摇摆
也曾急功近利
但认错纠错
就能拨乱反正
三中全会的号角
吹响了民族复兴的强音
中国共产党
让世人见识了他的自强不息
 
九十三年的历程
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
五十多年的执政为民
实事求是
三个代表
科学发展
群众路线
在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上
旗帜迎风招展
煌煌业绩史册彪炳
 
十三亿人的温饱
几亿人的脱贫
两弹一星的奇迹
神九飞天的壮举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让中国扬眉吐气
令世界叹为观止
 
我们是旗下的孩子
紧贴着母亲的心灵
我们跟随你的指引
行走山水
坚守着当初的承诺
无论是军是民
 
在保卫祖国的战场
我们奋不顾身
危难险重之时
我们慷慨赴义
在建设新中国的大军中
我们是排头兵
从不退缩推诿
 
我们奔走在祖国大地
远涉拉非欧美
那一条条铁路
那一座座高楼
那一声声汽笛
是战士的责任
是孩子给母亲的回音
 
我们赴汤蹈火
我们殚精竭虑
我们力所能及
我们舍生取义
我们提升了中国速度
我们加快了复兴步履
因为我们的心中
永远驻守着这面旗帜
 
南湖上飘漾的红船
是中华民族最动人的风景
那一面血红的旗帜
就是中国梦的引擎
我们是您旗下的一员
是方志敏夏明翰的后代
是千百万烈士的后裔
是八千多万中一滴
我们将沿着你指引的道路
阔步前进
披荆斩棘
 


 
 
||  四十年感悟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1978年的那个深冬,
我十四岁的青春
已抽出了思想的嫩芽。
翌年,我看见故乡的早春,
长出了遍野的绿,
不再像过去那般荒芜。
懵懂中,变革自农村拉开序幕,
浪潮席卷神州。
 
两年后,我走进了军校的大门,
又三年,我冲向沸腾的山沟。
四十年来,我和我的战友,
遇水架桥,逢山凿路,
唯一不变的就是铁字当头!
 
四十年,何其短矣——
那一段日子我们还没有过够,
我们打拼其间,我们乐在其中,
倏忽间忘记白发何时爬上了额头。
 
我们曾迷恋“小花”,
也复制了这样的生活——
漂泊中妹妹找哥泪花流;
我们被路遥的“高加林”感动,
不放弃,追求人生风雨彩虹。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那个诗情迸发的年代,
我们大声朗诵北岛的诗歌,
正义凛然,诅咒肮脏龌龊;
那个大地飞歌的年代,
我们唱着希望的田野,
青春的热血疯狂奔流;
为郎平喝彩、被张海迪感动,
李燕杰的报告震耳欲聋,
为许海峰叫好,贺聂卫平征东,
挥洒血汗,浇注大秦,
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
从没有想它今天在股市的沉浮。
 
这是一段新事物滋长的年月,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不争论,我们撸起袖子冲在前头,
虽然有痛,但敢于接受。
 
我们的激情被一位老人点燃,
他四川话浓重但句句都像榔头。
他轻轻地挥一挥手,
南海卷起开放的浪头,神州锦绣。
我们按照他的指引,
持着“通行证”鱼贯而入,
深圳特区洗刷了我们思想的铁锈。
 
四十年,
我们沐浴在激情燃烧的年头,
教训不断,也曾摔过跟斗,
但从不颓废,龙翔凤翥。
 
我们彻夜不眠申购原始股,
并不知道它未来有多少发展势头;
我们烫卷发、穿高跟鞋喇叭裤,
冬天里的一把火,
点燃了姑娘小伙,
也烧旺了村里的小媳妇。
 
四十年,我们在山水间行走,
流了不少汗,吃了不少苦,
但我们战斗的工地仿佛换了日头——
大棉袄换成了整齐的工装,
钢钎大锤变成了TBM。
 
我们经历了很多第一,
跋山涉水,摸着石头。
从计划经济温暖的巢穴里走出来,
第一次投标就尝到了失败的苦头;
我们参建了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
沈阳大连一夜间咫尺相逢;
我们再上昆仑,
在世界屋脊铺通了天路……
 
内昆、贵昆、南昆,
京九、京石、京沪,
我们丰富了詹天佑的梦想,
拉通了一条条铁路;
北京、深圳、广州,
上海、南京、成都,
我们磨亮了鲁班的斧头,
凿出了一座座地宫;
南水北调工程,
东西高速公路,
我们完善了李冰的手艺,
巧手点缀神州。
 
四十年,
我们放弃固守一域,
将队伍布遍神州;
中亚、拉美、非洲、日欧,
我们越洋过海,剑指全球。
打造百年老店,
追求国际一流,
尝试资本运营,
股票红盘抢手。
 
啊,四十年,
有太多的事值得大书特书——
白山高寒修铁路,
四穿秦岭等闲度,
钱塘湾畔戏潮水,
长江黄河飞彩虹……
 
四十年啊,
浪迹天涯四海漂泊,
逢山凿隧餐风饮露。
我们有苦,但从不寻找退路;
我们有情,但很少表露。
 
四十年,
铁兵几易战袍,
斗志依然如初,
后生摩肩接踵,
续写时代风流!
 
四十年啊,
我们最青春的四十年,
我们最激情的四十年,
我们最骄傲的四十年,
我们最华彩的四十年!
 
似雏鹰,已然丰满,
若鸿鹄,展翅凌空,
让大地作证,让江河歌唱——
我们将继续前进,
更高、更快、更强,
永远的中国铁建——
时代的火车头!
 
 
 
 ||  农民工
 
 
这是素食喂养的铁臂
这是布衣孵出的坚强
这是男人的身板
能凿穿万重大山
 
我必须仰视你卑微的名字
农民,我们的祖先
农民工,我们的兄弟
中国啊,黄土垒成的中国
中国啊,黄河涮出的中国
农民,才是中国最硬朗的脊背
 
 
 
|| 向房建管理旗舰团队出发
  ——致集团成都房建项目

 

 
每一种改革都有阵痛
每一次转身都会别扭
每一个团队都有梦想
每一次行走都有方向
 
这是一片沸腾的土地
青山绿水的成都平原
已密布商界狼烟
足够英雄来一次酣畅的决战
 
这里有我们依恋的家园
这里是我们的阵地
这里能以最近的距离
听见母亲的呼喊
看见孩子蹒跚的步履
巨大的诱惑
让我们卸下畏惧
 
那么,来吧
畅想一下未来的风景
确定一个前进的小目标
在千军万马中夺得第一
只是开始
锻造出最硬的钢火
拉练出最优的团队
以不放弃的决心进发
让老大们无法抛弃
 
我们就做最优
以谦卑的心
塑造无坚不摧的铁臂
练出高贵的灵魂
俯仰无愧于你的子弟
 
向房建管理旗舰团队出发
做一个真正的水手
来一次华丽的转身
拿破仑说
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 向军旗致敬
 
 
改不了啦
这个熔炉
已把我铸成了这样的形状
无论走到哪里
我的胳膊都靠近额头
自然弯曲
无论走到哪里
向军旗敬礼
脱下军装
还是一个兵



 
 
|| 又见大瑞
 
 
草木转黄,又见大瑞。
横断山麓,凉风习习。
一群汉子,坚如磐石。
借问天时,何日得归。
杉阳斜井,指日透明。
澜沧江畔,凯旋殷殷。
 
 
 
||  出发,开赴下一个工地
  ——致新上场的建设者

 
 
 
你看,在这闹市的深处
已为你准备好了车马
出发,开赴下一个工地
你听,远山已传来呼唤的声音
出发,开赴下一个工地
所有的缠绵都不属于铁建战士
 
出发,开赴下一个工地
路再远,行则至
山再高,上攀就能登顶
也许,你还没有抖落一身的风尘
也许,你正想来一次惬意的小憩
没有停顿的时间
只有不复的流水
 
出发吧,开赴下一个工地
世界越来越小
工程越来越大
站在新时代新起点
出发,奔向更广阔的天地
 
穿过已知的过往
昨日的辉煌已经褪去
那些弹孔却弥足珍贵
所有的远方都是梦想
所有的出发都是机遇
 
把曾经的遗憾都带上
出发,去刷新另一个工地
你的脊背已承载过风雨
你的胸膛已抵挡过畏惧
你的肩胛已长出了羽翼
就算是筚路蓝缕
你也有了担当的底气
 
也许,你还会碰到傲慢的眼神
也许,你还会遭遇轻视
也许的也许
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所有的聒噪都不足为奇
行动,足以粉碎
风雨过后天空出奇地美丽
 
你就是最佳的选择
你知道这是信任
你懂得天平的左右
最重的是集体
 
你知道万马奔腾的竞技
最紧要的是控制缰绳
出发吧,把每一次出发
当作凯旋的起点
即便背对滹沱河的水
做井陉的赢家
就是最大的奖励
 
温柔者已不在江湖行走
所有的行业都充满狼性
心中的敌人只有自己
战胜自我
你就是绝伦
 
出发,开赴下一个工地
你就是大风中的猛士
你唯一的目标就是
凯旋而归
 
 
 
 
我是筑路工
 
 
我是筑路工
那种云里雾里四海漂泊
满世界修路的人
我刚刚打进最后一颗道钉
汽笛就迫不及待地
赶我踏上新的征程
回首的一瞬
我看见窗口有白净的笑脸
四周青山绿水
 
习以为常了
我知道 通车就是我起程的日子
但无所谓
我继续走千山万水
 
我是筑路工
那种武打片中的俗家弟子
我曾用一千度的热血
瞬间 就把心爱的女人烧开
烧得心花怒放 然后冷却
然后在炎热的工地
摘下安全帽 饮几口相思
也冷却自己
 
注定了别无选择
就不要怪铁石心肠
冷却的人和冷却的钢轨一样
才能承受冰与火的冲击
 
我是筑路工
傻乎乎天地间奔走
我历来如此
把家看得很重也很小
失去太多了
麻木了失去
寂寞太深了
不知道孤寂
……
 
我是筑路工
我写诗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我的延长诗惊动了大漠的骆群
最粗糙的地方
是我涉猎的主题
井冈山、延河畔、大别山、乌蒙山……
在难以立足的山崖
我找到了诗歌的灵感
我用一杆常见的风枪
凿穿亿万年的禁锢 标新立异
超越了唐宋的诗词
 
我以诗人的敏锐
选择最佳的角度
站在新建的桥上
再一次放声高唱
大江东去……
我以诗人的责任
让高山低头、群山让路
泼墨昆仑
 
我是筑路工
我仇恨贪私
我蔑视畏惧
我可以忍受寂寞忍受别离
绝不能忍受轻视忍受诋毁
 
扬完最后一锹混凝土
我把中国凝固得结结实实
我 不 相 信
这样的中国
赶不走贫穷 挡不住腐蚀
 
 
 
||  筑路工的女人
 
 
筑路工的女人
是天文学家
她们把脖子望酸了
能分辨出月亮上的树
树上的相思果
和树下那只温柔的小兔
尤其在十五的晚上
 
筑路工的女人
是地理学家
她们总有考察山川的机会
黄土地黑土地石灰岩花岗岩
她们都研究过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哪一块土地都留人
 
筑路工的女人
是美食家
在荒凉的山沟
她们学男人一样
烤吃活蹦的鲜鱼
逢七月七
就把发酵的酸甜苦辣
都端给男人
让他们给自己的日子评分
 
筑路工的女人都知道
铁路是自己的男人修的
有一条轨道就是自己
所以她们理直气壮
给旅客讲修路的故事
 
有多少筑路工
就有多少筑路工的女人
多少筑路工的女人
都有同一样的故事
 
 
企业之恋
 
 
让心情舞蹈,让脉管贲张
让死去的复活,让逃遁的折返
深藏已久的谜底正待揭开
这个春天,我无能为力
即便模糊了视线,我依然爱你
 
从拉萨到黑河,从以前到未来
几千个日夜,几万里山路
王者与草寇,花儿与小草
无辜的、无知的、无畏的、无心的
都长出了爱的痛楚
这就是你恒久的幸福啊
 
目睹这一切我用了半头的黑发
那些倒下的英烈是硬邦邦的证词
肥沃了精神的土地
代表了所有忠诚
那些桥墩、隧洞、路基
是我们的土地
耕耘者是企业的子民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
我感动于那些日夜锄禾的人们
用激情浇灌桥墩吧
不要用泪水浸泡水泥
每一次碾压都是在摊平土地
每一次投标都是在播撒种子
 
我们的谷穗,沉甸甸的谷穗呢?
听布谷声声,快播种孕育
劳动者都精耕细作
经营者都煞费苦心
让种子热烈发芽
让作物提速拔节
让谷物高速堆积
 
我注定是流浪的一员
餐风饮露,跋山涉水
但这有什么稀奇
岁月将证明
除了爱你,我还是爱你
 
 
 
||  我是长子
 
 
我出生的时候,
母亲正在痛苦地痉挛中。
战火洗浴、硝烟喂大,
母亲给了我一个铁的名字,
并赋予我铁的元素。
 
1949,
伴随天安门城楼上洪亮的湘音,
我和我的祖国一起站起来了!
 
我是长子,
时代赋予我重任母亲给我压担子,
战与火的淬炼,
我铁的名字蕴含丰沛的钙质。
 
我是长子,
保卫母亲义不容辞,
即便赴汤蹈火,
即便餐风饮露。
 
跨过鸭绿江,
我搭设起炸不烂的运输线,
让不可一世的美国人坐到谈判桌前;
在鹰厦,在襄渝,
初生的共和国检验了我铁的硬度;
成昆铁路穿越巴山蜀水,
毛主席说“我可要坐着毛驴来视察哦”,
我在大山回音:
“汽笛很快就鸣响喽,您坐专列来吧!”
 
我骄傲,我是长子,
我有机会承担更多的重担,
抗美援越,唐山地震,
大秦铁路,引滦入津,
凯旋,是我们每一次带回的礼品!
 
在祖国和平的阳光下,
我担起了建设的重任,
栉风沐雨,筚路蓝缕,
那些密织的铁路网,
我承担了二分之一。
 
我是长子,
不用提醒,
当共和国又一次吹响进军的号角,
我卷起袖子冲向沸腾的工地。
在京九,在南昆,
在西康,在内昆……
我总是在崎岖的山路上攀行,
披荆斩棘!
昆仑山高,
高不过我的雄心壮志;
青藏缺氧,
我不缺斗志,
让天路延伸,
和彩云亲吻,
青藏高原响彻汽笛。
 
京津城际,
我把西方的速度引进中国,
逛天津就像家门口逛超市。
客专的速度快,
快不过我急迫的心情;
客专的要求严,
严不过铁的纪律。
 
是长子,
就要有大家的风范,
风里雨里捡最重的担子。
高速公路,南水北调,
机场矿山,地铁市政,
汗气蒸腾模糊了我的身影,
竣工通车,
我交给祖国青山绿水。
 
母亲说,“你是长子,就要闯出去”,
这些年,我走出家门开疆拓地,
剑指全球,涉足亚非远及欧美。
 
25年的洗礼,
脱下军装我还是一个兵!
从没有丧失军人的斗志,
每一声集合号都唤起我紧绷的神经,
有这样的遗传,
我铁一般的意志更加坚定。
 
作为长子,
我会干活,会经营,
把资本注入市场,
让股市风生水起。
讲盘算讲担当讲责任,
让职工富裕是企业的宗旨,
但我时常叩问:
给国家给社会我贡献了几许?
 
骄傲啊,我是长子!
我承载着祖国的重望,
我肩负着拉动的重任,
美利坚掀起的寒流,
我用结实的臂膀抵御!
 
我是长子,
就应该勇敢地冲在前头,
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让大地倾听我的回响,
让世界说:
“中国铁建”,好样的!
 
  
 
||  这四十年

  ——感悟改革开放40周年

 
 
 

黑云压城城欲摧,
卷起真理大讨论。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万众欢腾盛会临。


改革开放四十年,
昔日沧海变桑田。
邓公古稀敢担当,
摸石过河换天颜。


四十年前南海边,
果腹求生渡对岸。
自从小平画个圈,
海龟纷纷返家园。


寒门子弟无机遇,
报国雄心被压抑。
一朝科举号令响,
万千贫贱进衙门。


实践才能见真知,
闷声不响做事情。
韬光养晦不旁顾,
富在深山有远亲。


桃花源里好品酒,
自古锁国非良谋。
师夷制夷方正道,
不做鸵鸟夜郎人。


昔年商鞅强大秦,
后有戊戌图新举。
改革从来不温顺,
唯有壮士敢逆行。


中华儿女多奇志,
四十年中跨越行。
龙翔凤翥不停步,
上天入地惊世人。


惊涛拍岸四十载,
风鹏正举九万里。
为有牺牲多壮志,
敢叫万邦来朝仪。




铁道兵老战士的情怀——我的北国江南,铁道兵文化

 

作者简介

官国强,铁道兵战士,复姓上官,四川宜宾人,1984年6月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沙铁道兵学院。历任排长、干事、指导员、宣传部部长、党办主任、组织部部长、纪委副书记、党委书记等职。现为央企某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行业报记者,教授级高级政工师。

赶羊喊山,捕光捉影,拈花惹草,追云逐月。业余爱好文学创作、书法、摄影。作品散见于国内报、刊、台、网,曾获“政府文艺著作奖”及多种优秀作品奖,新闻、书法、微电影获全国大奖。



 
编辑:向日葵